十一目

五月病

梦境。

昨天晚上做了个梦,和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梦有着一样的剧情。


很久很久以前做的第一个梦拥有无数诡异与不合理的地方,而注意到了这些的我有许多疑问,想提问时却如鲠在喉。


梦中我住在一个巨大的庄园,我的窗台外开满郁金香。庄园的主人,是个也许有四十多岁的男人,拥有着无比温柔的眼光和令人安心的魔力,在他身边我就无比安心。即使他已经是另一个人的伴侣。


而在第二个梦我拥有了第一个梦没有的记忆,这些记忆有关那个男人的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使一切不合理的地方变得合理起来。


男人没有将秘密告诉任何人,我也不知道我从何得知。但显然男人并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,因此我只能装作毫不知情。


而此...

盾冬_Rain season(1-3)


1.

近日阴雨连绵,寒风刺骨。

这样的开头是Steve教给我的,他说这样会显得比较有文采。虽然我不懂为什么这样就是有文采,而“Steve的内裤特别可笑”就是一个极其没有营养的内容。(我觉得还挺好玩的:-D)

九头蛇死去以后Steve找到了我,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,包括我给美国队长的身上留下了一些久违的伤疤,但最后我选择了相信Steve。

离我曾是冬兵的日子过去了很久。那之间我花了很长、很长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世界原本的面貌,努力去了解“人权”、“自由”、“和平”这些对我而言完全陌生的词汇。Steve陪我看了很多次医生,但过去的记忆仍旧很模糊,并且由于几乎疯狂的洗脑模式,我的记忆力有衰...

【艾利】深渊

有关某三巨大的脑洞以及奇怪的口味。

 

“姓名,症状,以及出现的时间。”

现在是下午三点,有些西斜的太阳发出温暖的光,透过玻璃之后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留下了明亮的方块。因为是来就诊的人最少的时间,利威尔将白色的医生制服脱下来,随意地穿了一件衬衫。听到门响之后利威尔并没有抬头,只是习惯性地提问患者的个人信息。

冗长的沉寂让利威尔有些并没有人来过的错觉,他微微抬起头朝门口的方向看过去。确实有人在那里,身体半藏在门框后,手不安的揉着衣角,之前明明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却在眼神对上之后迅速地移开。

“......啊,又是你啊。”利威尔叹了一口气,“头疼就不要到处跑了,回去躺着。”

像...

艾利ABO_人生的意外


防雷注意:有点肉渣,含有Beta无法标记Omega前提。三小时练习文,通篇像是意识流……修改过之后结局依旧不明。

by:HT韩三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十七岁的耶格尔士兵拿到了一个蓝色的玻璃瓶,里面装着一个小小的胶囊,没有标签。

那是每个士兵都会拿到的相应的抑制剂,用以隐藏每个人的性别,避免军队中发生Alpha随意标记Omega一类的事情。

像是要确认什么一般的,艾伦把瓶子高举起来,微微眯起一只眼睛。从墙壁挂着的那盏煤油灯中发出的光被玻璃瓶的折射,在瓶子周围留下一圈光晕。

艾伦长久的保持着那样的姿势直到手臂发酸,然而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毫无意义的查看,拧开瓶口的软木塞...

苹果。背德。两篇短篇非同人创作。

苹果。

我读的那所中学有很多人自杀,就那样无声无息地死掉了。我初中有一个同班同学,是个挺干净的男孩子,成绩不太好,总是坐在角落里某扇窗户旁边。安静地笑。

可那样的男孩子,居然成为了自杀者,在我身边上演了一场我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见到的自杀戏码。

我至今都记得他同桌拼了命地哭,说老师刀抢不过来,他流了好多血。记得那把带着血的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记得教室里搅动一般的混乱。记得他趴在桌子上始终没有抬起头,身体被死一样的消沉环绕。记得闺蜜意义不明的那一句,要死怎么不死的干净点。

他没有死成,被同学七手八脚地抬上了救护车。我在那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。听说他没有再上学,也不念技校,每天在家里打游戏看新番。门都...

乱七八糟的梗和脑洞

防雷注意:只是一堆以第一人称来写的半自传,其中“我”的性别为男。

1#sweet hugs
晚上我一直在学校看书,出图书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。

然后我在图书馆门口看到了我的蠢室友。

他一直在外面焦急地走来走去,好像要找什么东西。

然后我很快明白了那个“东西”就是我,因为他在看到我的时候的眼神就像一头饿了很久的狼。

“喂!快出来!”他冲我招手。

我一头雾水地走出去后,他伸开双臂给了我一个巨大的sweet hug,我皱着眉头一边挣扎一边和他说“你今天好恶心”,然后他用他的身高优势把我几乎是摁在了他的胸前。

“呼……终于老实了。”

“……你要干嘛。”恶心得要命,“谁让你来找我了。”

埋在他大胸上我声音瓮声瓮气的,呼吸...

最近手机处于一种很诡异的状态,我猜它快要寿终正寝了……会陆续存一些奇怪的东西请不要在意

让明_你所期望之处便是自由

你所期望之处便是自由

H.T.韩三

注意:ABO设定,暂无生子。如果有人要求会考虑。内有私设。R18应该会有但防查水表R18部分点到即止。如不嫌弃炖肉渣可以私下给TXT。

以及。我就是来给自己撒糖的哼叽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槭子

即使没有巨人的威胁,人类也拥有毁灭自己的力量。

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如此漫长,只有墙壁上的煤油灯发出微弱而又昏黄的火光。空气闷热而又黏湿,仿佛抓一把就能抓出一把水来。守夜的士兵拖着疲惫的身躯忍受着苦夏的蒸煮,从肺叶里呼出潮湿的热浪。不断的有汗液从背后和额角滑落,甚至于伸出舌头去舔一舔唇角也是咸的。

这样的夜晚注定是一个无人安眠的夜晚。

空...

花吐症_艾利

花吐症_艾利


3月30日艾伦生日提前生贺。

砂糖向。短。而且蠢。


花吐症:已有梗。因为单恋太过于痛苦而吐出花的奇症。只有两情相悦才能治愈。


注意:花语在每段最后标出。部分花语来源于百度百科。


by:韩三


==================


直到利威尔吐出一朵黄色的三色堇之前,今天都只是平静的一天。


调查兵团全员上下都盯着正要在壁外调查决策会议上做“重要讲话”的利威尔吐...

海妖_宗凛ooc架空慎入



注意:此脑洞与已有人鱼梗无关。

愚蠢的作者表示海妖的脑洞远在得知有人鱼梗之前就存在了,称为海妖并不是为了避借梗的嫌,所以请不要和已有人鱼梗进行比较。

02#

上一章请按“归档”寻找。

by:HT韩三

在陆地上行走的时候,松冈凛很其实很讨厌雨,即使他是一只海妖。

每当天空下起雨,冰凉的雨点打在皮肤上侵蚀着体温的时候,松冈凛总是会想到那个,被困在海妖赖以为生的海水里的夜晚。

松冈凛是这片海域仅剩的一只海妖。

在很久以前,海妖还大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人类之间流传着很多有关他们的传说,他们称之为鲛人,抑或者是人鱼的物种,拥有着人类的面容和鱼的尾巴。懂得风的语言,能招来暴风雨,也能平复海水的躁动。

但那只是在水里的...

© 十一目 | Powered by LOFTER